南水北调东线小运河段工程的“前世今生”

作者: 文章来源:聊城局 更新时间:2020/12/08

南水北调东线山东段小运河工程自位山穿黄隧洞出口起,至临清邱屯闸上,全长约98.28km ,是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实现向山东鲁北地区送水的重要保证,是实现向河北、天津应急调水的连接纽带。南水北调输水干渠借用古代运河约45公里,其中徒骇河以南部小运河长约22公里,临清小运河约23公里。这段运河诞生于元朝,诏赐名会通河的黄金水道,有着悠久的历史,至今仍在传唱着不朽的史歌。

大运河的起源从春秋时期开始,据司马迁在《史记》的《河渠书》中记载,楚国是春秋时期开凿运河最早的诸侯国。运河发展经历了夏商周三代的萌芽期,先秦至隋朝前的开拓期,隋唐宋金的发展期,元明清的鼎盛期和晚清民初的衰败期。

真正成为全国划一的水道交通网,还是隋朝举全国之力开凿的隋唐大运河。到了宋代,隋唐大运河一度淤塞严重。元代建都大都(今北京)以后,由于粮食等物资需由南方调运。元初,从江南到北京的漕运,基本上还是利用隋朝开凿的永济渠绕洛阳航线,河道迂回,水陆并用,十分不便,开凿纵贯南北的大运河势在必行。

1283年,元朝兵部尚书李粤、鲁赤等开通济州河。济州河的线路是沿山东丘陵的西部,从济宁至东平的安民山,沟通了泗水与大清河。1289年又开会通河,南起安山,北至临清,为了解决地形差带来的水位平衡问题,河中建木闸多处。至元二十九年(1292年)开通了从通州至北京的通惠河。至此这条从江南至北京的航道全线完工,总长1700余公里,比隋唐运河航程缩短900余公里,避免了中途盘驳之劳,大大提高了运输效率。

明清两朝为降低黄河多次改道对漕运的影响、解决漕运水源补给、增加运量和保持畅通,多次对运河进行局部改道,维修清淤。漕运在当时已被执政者看作攸关朝廷命运和国家兴衰的大事,极为重视。命运多舛世事无常,铜瓦厢决口造成黄河大改道,终结了京杭大运河五百多年的辉煌历史。清咸丰五年(1855)黄河在河南兰考决口,在山东张秋镇穿运河,向东夺大清河入渤海,致使聊城段运河水源断绝,河道淤塞,失去了运河航运的方便。清未民初虽采取了部分补救措施,仍没挽回“断航垦荒、漕运衰败”的局面。停航后的运河数年来遭到严重破坏,有的水工设施淹埋在淤土中。

2010年9月16日,国务院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正式批复了南水北调东线一期鲁北段小运河段工程初步设计,重新唤醒了这段沉睡了百年之久运河古道。输水干渠途经的七级下闸、七级码头、土桥闸、戴闸等古代水工设施,得以保护性发掘,运河往日的繁荣景象仿佛重现在眼前。小运河段工程历时两年多艰辛的工程建设,于2013年6月全线试通水成功。截至目前,已累计向鲁北地区供水5.3亿立方,受益人口超过1200万人,有效缓解了鲁北方地区水资源短缺困局,经济、社会、生态、人文等综合效益日渐显现。

2019年6月21日,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北延应急试通水取得圆满成功,向河北、天津生态补水6868万立方米。在一定程度上回补了河北和天津部分地区地下水,改善水生态和水环境。“节水优先、空间均衡、系统治理、两手发力”,习近平总书记的新时期治水思路在东线工程生态补水的实践中,逐步探索出一条修复生态的全新路径。小运河携着滚滚长江水奔流北上,增强了途径地区的水资源承受能力,优化了水资源的配置。

南水北调工程的实施赋予这段沉寂百年运河新使命,从承担南水北调东线输水河道的那一刻开始,仿佛被注入了新鲜血液,重新燃起了生命之火。大江北去,水声绵长,“古为今用,保陈创新”,使古代运河与今天的运河交相生辉,编织出新时代水生态的一张河湖大网。运河奔涌大江潮,水声里回荡着小运河千古事,水声里传诵着南水北调新篇章。(聊城局 王立健)